這個週末,發生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。少爺們小學裡,有同學家裡半夜冷氣機走火,發生火災,兩位分別是二年級和四年級的小兄弟不幸離難。他們的媽媽也在我們的小學裡任教,雖然和丈夫逃出了火場,卻未能成功救出睡在二樓房間的孩子們。我星期日早上收到朋友的短訊上網看新聞後,將事情告訴了少爺們。這位老師是大少戲劇班的老師,也是英文系主任,所以大家都認識她。我們整個星期日那天,心裡好難過,雖然不是同班同學,但上個星期接少爺們課外活動時,才看到這位老師開著車帶她兩位小朋友經過我們準備回家,一切歷歷在目,一個週末後卻天人永隔。 我們雖然有聊聊自己的感受,但我發現大少因為和這位老師很熟,所以顯得特別不安。除了安慰他,更借機全家人一起上網閱讀了一些關於火災逃生的基本知識,希望能抒緩他們突然對火的恐懼。 我記得在美國時,學校總是有消防隊員來演講,教導大家一些關於火的基本常識,並且做演習。別以為這些是基本常識,還真的狠多人不知道呢﹗ 但這些常識在人真的遇到意外時,往往可以幫助他們保持冷靜,救自己和家人一命。 (當然也建議不清楚火災如何逃生的朋友們,都能花一點時間和孩子一起正視這個議題。Home Fire Escape Plan 網上很多,雖然對台灣和香港的住宅未必適用,但能夠學習一些基本的 Do's and Don'ts,並在家裡練習一次,也未嘗不是好的。)那天晚上,大家都睡不好,將心比心,一想到那可憐的一家人,就好難過。

 

星期一下午接了少爺們回家,當他們告訴我當天發生的一些事時,我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再次激動起來。這次不竟是難過,還很生氣。其實我知道小學生未必各個懂得生死的意義,像我們家二少,因為年紀小,也不認識這位老師,所以反應沒有如大少那麼激烈。我也當然知道學校的孩子們不會一片愁雲慘霧,因為以我這些年對香港兒童們的觀察,大部份對周遭人所發生的事一向比較冷淡。但當我聽完大少敘述一早上了校車大家講到這件新聞時的反應時,我真的好驚訝好難過好生氣。他說,首先是一位六年級的同學哈哈大笑的說 〞死的那兩個是二年級和四年級的,關我們什麼事﹗〞,然後一堆人嘻嘻哈哈吵鬧附和後,居然有位天天帶 iPhone 上車玩的同學,當場拿出電話上網,到新聞刊登的網頁,以嬉鬧的口吻朗讀那段新聞,還把慘死的孩子們被刊登在報紙上的照片傳來傳去給大家〞欣賞〞。我聽到這裡,真的好想哭﹗ 這些孩子究竟是怎麼了?就算不能理解這位媽媽一夜間痛失兩子的錐心之痛,為什麼連最基本的同理心,同情心都沒有???為什麼會拿一件如此沈痛的新聞來開玩笑?就算今天新聞中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同學,只是路人甲,也不應該有這種反應。大少說,此時的他再也聽不下去,大聲叱喝朗讀新聞帶頭起哄的那位同學說︰〞現在是有人死了啊﹗ 你可不可以放尊重一點﹗﹗﹗〞說得好,孩子,我替你拍手,我很安慰,我的孩子沒有因為周遭的同學傳染而變得冷漠又冷血。學校當天有開特別集會,政府也有派心理醫生來輔導學生。大少說大部份的同學被問及對這件事的感受時,只是說很驚訝有同學離難。當大少在自己班上分享難過的心情後,老師認為他心情不穩定需要各別心理輔導,讓他和心理醫生聊了一下。我很高興有專業人士提供心理諮詢。但我心中想,今天需要輔導,不,需要教導的,應該是沒有反應的那些同學吧﹗﹗﹗

 

大少正好當天發了上星期考的數學考試,他錯了一題被扣了三分,很自責又不開心,因為是他看錯題目,而且很多人考滿分。吃晚飯時,當他和我聊完巴士上發生的事時,我告訴他︰〞你今天在巴士上挺身而出說的那句話,比你拿一萬個一百分都令媽媽高興。如果我的孩子是在巴士上那些沒有人性的孩子,就算他每個考試都拿一百分,我肯定還是覺得我是個非常失敗的媽媽,才會教出這種孩子﹗ 一個有同理心又有大愛的孩子,不是只有在家長老師面前或有獎勵的前提下才會有好的表現,而是在沒有人看到時,都能分辯對錯,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這才代表你是真的這麼想。特別在別人都是另外一種反應,你必須堅持己見或挺身而出的話,更屬難得。〞他點點頭,不再埋願自己沒拿一百分了。當我們常感嘆中國的人如今非常勢利,只往〞錢〞看,完全沒有道德沒有人性時,身在香港的父母們,你們又知不知道,我們周遭的孩子們也慢慢變成〞冷眼看人生〞的一群呢?真的好痛心啊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en 的頭像
Ellen

慢活の龍媽

E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oanyau
  • Apathetic isn't good enough to describe those heartless students. I'm quite sure that heartless students have heartless parents at home showing them how to be competitive and cruel brats.
  • Christine
  • Theses are kong kids. There are so many of them in Hong Kong 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