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討厭什麼都回答〞隨便〞的人。問他去哪裡,隨便。問他吃什麼,隨便。換句話說,我向來自稱難搞之人,很大成分是因為我太有主見。大多的時候,我有一定的計劃,有一定的想法。我的世界,非黑則白,沒有太多灰色地帶,因為我對每個人,每件事,每樣東西,都愛恨分明。到昨天為止,我還一直以為這是一件好事。

 

大少除了動作很慢以外,最讓爸媽抓狂的舉動就是他很愛發牢騷(whine一早起床鼻子塞住,whine電視台沒有想看的節目,whine。餐廳裡沒有自己愛吃的菜,whine。無論我們如何苦口婆心勸他,告訴他愛發牢騷的人是多麼地討人厭,他還是戒不掉這個壞習慣。看上個月 Parenting 雜誌中講到小孩讓爸媽最頭疼的事,發牢騷還真的榮登榜首,占33%(其餘讓爸媽頭疼的事還包括手足戰爭,頂嘴,亂發脾氣 tantrum等等)。所以我看我們也不是唯一面對這問題的家庭。雖然我知道對付發牢騷的辦法就是在小孩發牢騷時忽視他,我也的確這麼做,但效果總不那麼理想。

 

 這幾天,突然悟出了什麼。為什麼當事情不是照自己心中的計劃前進,或者是某些人的舉動反應並非自己預期的時後,我就會感覺壓力很大,會很不開心,但老爺卻沒那麼大反應?雖然我沒有像大少般鼻音很重的發牢騷說出來,但我心中的 OS 絕對不比他說出口的少。他只是因為人生歷練不夠,還不懂得控制自己心中埋怨的聲音罷了。但老實說,人生中怎麼可能事事順心?恐怕不如自己意的機會居多吧﹗那麼他大了,豈不是會和我一樣,一有什麼與自己非黑則白的意見左右時,就會很煩惱?

 

 表面的問題是找到了,但要找出背後的成因才能找出解決之道啊;究竟為什麼大少和我會這樣不隨便〞?想了很久,我終於找到了答案: Because we always get what we want。我養育大少的模式就好像我的爸媽對我一樣,正面來看叫無微不至,負面來看是有求必應。無論物質上或精神上,每一樣生活細節我總是儘量安排妥當,盡力地把每一天,每一分鐘都安排地充實愉快︰煮他們愛吃的菜,唸他們愛看的書,看他們要看的電影,去他們想去的地方。並不是說他們要買什麼玩具我就買給他們,我也有很多小原則,比如說不到必要時絕對不坐計程車,買玩具要從自己零用錢扣,自己的碗筷要自己收拾等等。而且因為自己很不隨便,每天都很有計劃,家裡永遠整齊有理,所以對孩子時間和整理方面的紀律也格外嚴格,要不然他們不能讓老娘我的計劃順利進行,我就會火大。但是從大畫面來看,只要我做得到的,我總是順著他們的意。尤其大少,因為弟弟還沒出來那四年半,我的世界也基本上就圍著他轉。觀察我的爸媽對我,就是這樣。我印象中,小時候做過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回,我們才剛到美國一兩年,爸爸找到新工作,我們得搬家。媽媽本來每天接送我們上下學,但因為那陣子要找房子,所以很忙碌,得兩頭跑。想想媽媽在台灣是不開車的人,可是因為要看房子,那陣子每天要開將近一個鐘頭高速公路的車程去看房子,然後在我們放學時趕回來接我們。有一天,媽媽說她今天可能會晚一點到,年少無知的我(那年14歲左右,肝火特旺),居然以非常不孝的口吻對我媽說,妳最好三點半準時到,要不然我自己走回家。我不知道媽媽還記不記得這件事,但是二十幾年來,我總覺得,人生中最不孝的,就是那一刻。其實話一出口,我就後悔了,但是我沒有和媽媽道歉,而我的媽媽,那天三點半準時在學校門口接我們,她可能冒險開快車,可能少看了一棟房子,但她甚至沒罵我一句。這可能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但是卻反應了一件大事,在某個程度上,我的爸媽是縱我的。每年的生日總是有我愛吃的蛋糕,每天回家也是滿桌我愛吃的菜,放下台灣一切移民到美國,也是為了我們。由小到大,我還真沒有一件想買卻買不到的東西,有的時候甚至不用開口,我想要的東西,就已經擺在桌上了(所以現在常常看到想要卻沒錢買的東西時,就會不開心)。也許,他們的爸媽也是這樣縱他們的,因為剛好他們的家境在當時的社會來說,算是不錯的。因此〞縱容〞就這麼循環著。

 

為人父母,真是難。我們都想把最好的都給孩子,卻可能反而對他們不好,因為他們會把一切當做理所當然。可是有一天,當他自己生活時,要與別的人相處時,若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或事情不能順自己意的時候,就會不開心。當人生有挫折時,就會放棄或不知所措。這可能是現代經濟生活好一些的父母,都得面對的議題。嚴重一點的溺愛型父母,是連自己都看不到這問題以後對孩子的影響;輕微一點的縱容型父母則是看到了問題,卻又真難拿捏和放手,因為誰不想把最好的給孩子呢?看看老爺那一代的香港人,他們的父母大多經濟狀況很不好,得很努力工作才養得起整個家,也因此沒時間,也沒金錢去滿足子女的種種需求,物質上是完全不許可,精神上也幾乎沒有。他們那一代長大後,卻因此成為比較有彈性的人,能屈能伸。在遇到逆境時,比較不會埋怨,比較不會不開心,因為他們由小到大也常常得不到自己想要的

 

 做父母很難,因為要常常反省。只是,面壁思過後,問題和起因都找到了,接下來要怎麼解決呢?身為一個全職媽媽,難不成我故意不煮飯,整天自己看電視嗎?恐怕我唯一可以嘗試的,就是在生活細節上不要總是順著他們偶爾也吃吃他們不愛吃的東西(很難,因為他們愛吃的也是我愛吃的),偶爾也把他們拖出去陪我做我想做的事(很難,因為我沒啥朋友沒啥嗜好),偶爾也強迫他們看我想看的電視(很難,因為我不喜歡看電視)。因為,我雖然仍不完全覺得有主見的人不好,但是我知道,要求越多的人,失望的機會也越多。如果我不想他們長大後每天活在失望之中,那麼現在多一點點不順心,少一點點要求,何嘗不是件好事兒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en 的頭像
Ellen

慢活の龍媽

E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earloveann
  • 好棒的想法!
    我是屬於「輕微一點的縱容型父母」,分寸真的很難拿捏又不得不,真的很傷腦筋呢。
  • 往好處想,我們比嚴重溺愛的好啦﹗我覺得,有反省的父母就會有進步﹗所以大家一起努力吧﹗

    Ellen 於 2011/11/01 17:50 回覆

  • 阿樂媽
  • 深有同感,我們家的生活大小事也是由我決定,老爺子從不用去想晚餐要吃啥。但看完你的分享,我不禁反省:是不是排行老大也是帶給我們這種影響的原因之一?
  • 排行和血型等我想有一定的影響,但我覺得父母的榜樣是最大的原因,我爸媽就是很多主見意見的人,所以從小到大,我們家決定晚餐吃啥時,絕對沒有人會答〞隨便〞。就因為這個領悟,所以明白我們對下一代的影響之深遠,更要定期反省嘍﹗妳快卸貨了吧?看到妹妹一定很開心的﹗

    Ellen 於 2011/11/01 08:2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