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回美國娘家,帶回來一包很重要的東西︰我青少年時期的作品。從十二歲帶著兩口箱子移民到美國,一直到二十四歲帶著兩個箱子搬到香港之間,時間人物背景都不停轉變,唯一不變的是我對寫東西的熱忱。可能是少女情懷作祟,也可能是我始終沒什麼朋友,所以想說的話,都藏在紙中,那幾年還真寫了不少東西。

這包東西,久久沒勇氣碰,這次一打開,真的覺得它像一個時光膠囊。我是一個記性不好的人,很多生活中的小事都未能成功儲存在我的長期記憶中。今日手中拿著泛黃的稿紙,看著以前寫的點滴,真不禁覺得感恩,感恩當時無意的抒發竟成了今日的回憶。雖然當時大部份的回憶未必是美麗的,雖然寫的最多的是當時想寄給劉德華的歌詞 ,雖然今日回頭看當時的懵懂會覺得不可思議,但字裡行間卻真真切切的記錄了當時的心情。那堆紙上,彷彿堆滿了童年的鄉愁,青少年的迷惑,和少年的情竇初開。打開時光膠囊,寫時的情感彷彿潮水般湧上來,看得我淚如雨下,久久不能自己。但看到過去,才知道自己長大了。許多曾經那麼在意的事,現在看,真的沒什麼。許多曾經許下的承諾,並沒能履行。許多曾經站在十字路口的朋友,如今和我走在兩條平行線上,沒有了交流。但無論記憶美或痛,它們都因為被刻在紙上而完全地屬於我。有走過,有寫下,總比空白一片的好。前幾天看電視研究記憶的節目說,一個人每次〞調出〞自己某一個記憶時,就會將它改變。(Every time you recall a memory, you alter it!) 雖然我寫的不是日記,但有白紙黑字,應該比叫喚出來的記憶又準確一點吧﹗ 又或者說,如果自己的記憶那麼不可靠,我們還是找個可靠一點的地方把它們儲存下來好些﹗

我常和老爺說,我覺得當一個人過得舒服,順心時,是很難有好作品的。好像不開心的時候,文字精靈才會翩翩起舞。可能因為寫作是一種宣洩,文字能把心裡的孤獨,憤怒,和難過帶出來,放在紙上燙平,讓自己好過一些。所以當一個人有空反省自己澎湃的情感時,會特別多感想可以寫。現在的生活不再是一個人,生活的雜事佔去了很多思維空間,就算有空,寫的東西也大多和少爺們有關。進入數位時代,為了讓遠方的家人陪伴孩子們的成長,我將寫作轉移到網上的平台。雖然很多時候,文章也可能沒回應,又或者說,我根本不知道有誰看了我的文章或者誰 care,但仍堅持要把生活中的點滴記錄在部落格中,只希望它能比紙張保存地久,也期望自己和外面的世界有那麼一點聯繫,就算只有一個人看也好,我不想和以前一樣,寫得那麼孤獨。算是為自己的老年癡呆做好準備吧,也希望少爺們有一天能從我的部落格回首看看屬於他們的回憶。

其實這包東西只包括我寫給自己的東西。還有另外一大包,是朋友寫來的信,記錄了我的友情世界。想當初,我們還活在有郵票信紙的時代,是多麼幸福。無論是剛到美國時台灣小學同學稍來加油打氣的信,還是中學時期知心朋友的深夜對話,都還緊緊收藏在那抽屜裡。唯一沒留的,是幾大包的情書。寫字分享情感,對我很重要,所以戀愛時期的文字更多的恐怖。無奈年輕時衝動莽撞,分手時總把所有相關事物給丟了。二十年後的今天,只能後悔當初的不留餘地,讓我的愛情記憶留下空白。 不過這包屬於友情的信件,現在還不想開。感謝臉書和部落格,雖然我每個階段都只有一兩位朋友,但目前都仍有聯繫。這包信,我希望有一天我老了的時候,每天下午泡杯茶,坐在院子的搖椅上,拿一封信出來讀,讓自己搭乘時光機,回到那段記憶中。

 Memory! All alone in the moonlight

I can smile at the old days, I was beautiful then...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en 的頭像
Ellen

慢活の龍媽

E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樂媽
  • 您的分享真是太寶貴啦,這讓我想到有一天我把一盒Katy以前寫給我的信拿出來回味,雖然酸甜苦辣兼而有之,但讀信的過程最常發生的事卻是捧腹大笑呢•••
  • Katy 以前真的很愛寫呢﹗ 我在香港的信件箱有一半來自她﹗ 不過這幾年就比較少收到她的信了﹗ 但無論如何很珍惜曾經擁有﹗﹗ 還好她還有經由臉書保持聯絡﹗

    Ellen 於 2012/09/16 17:48 回覆

  • Joan from HK
  • 多年前有人對我這種缺乏經濟基礎而又不事生產的生活模式感奇怪﹐我的回應是: 生命﹐誰知道有多長? 我現在的閱讀、 旅遊、 交往、 創意表達甚至運動無非是為了經營明天的回憶﹐而回憶就是我最珍重的資產。

    也許因為我知道回憶不是必然存在的 — 我十六歲時聽同學談自己孩童時的故事才驚覺自己對過去不復記憶﹔方明白原來人類真的具有自愈的本能﹐腦袋會自動把不愉快的事情 delete。

    就讓我們的時光膠囊隨歲月醞養成時光錦囊。
  • 沒錯,人真的有本事自動把不愉快的事情 delete...其實我也 delete 掉很多段落。不過這次看了一些舊文章,迫使自己再度面對某一些痛的時候,我又忽然覺得,其實有痛總比空白好;有痛證明有活過。所以希望當我們兩鬢斑白的回顧自己的時光錦囊時,那些痛,也經由時間的轉移,變成一種特別的情感吧﹗

    Ellen 於 2012/09/16 17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