歸來吧﹗---寒桑彤

由古至今,月亮,似乎常牽引出人們心中的思念之情。鄉思也好,相思也好,每當中秋時節,路邊的桂花香像是空氣中繫著人心的一條令人留戀忘返的線。桌上的茉莉花茶香則是另一股令人垂涎的連綿。碟子中的月餅,更把團圓的氣氛包了起來,藏起來,一直到咬下第一口時才甜蜜蜜地流露出來。好的月餅甜而不膩,正如品嚐思念一樣,總要到曙光之初才緩緩睡下。

思念什麼呢?人人都說美國的月亮比別處都大,都圓。那此刻站在這夢之鄉的土地上時,還該渴望什麼呢?大月亮很亮,但它的光芒卻突顯出四周的淒涼和黯淡。四周的人,心上有一條線。那線的一端像繫上了窗簾。在看月亮時,悄悄把那簾子放了下來。在心前面,阻擋了月亮的光,遮掩了在家鄉時嫦娥奔月的興奮,掀起了月亮裡白兔想回家的渴望。隨著秋風搖晃著,拉繫著,觸動著。唉,秋啊,你為何總在人的臉上抹上幾許哀愁呢?

紅色的楓葉,紅色的豆沙。皎潔的月亮似乎在暗示那血紅的心,催促著它的歸來。一條線,一股香彷彿都能把情緒戴回家鄉。遊子歸來嗎?歸來吧﹗ 回來看看久違了的它,久違了的她,因為落葉終究要歸根,而你,也別再飄蕩了吧﹗

Mooncakes 002    

這篇文,寫於 1997 柏克萊。 當時整日沈浸於中國文學作品之中,所以寫的東西,也總帶著點兒詩意。雖然因為前途茫茫而不開心,但是當這篇作品被刊登在學校中文文學社「曉風」季刊中時,還一度相信自己以後可以就這麼寫下去。

十五年後的今天,雖然不再站在那月亮比較大的國度,雖然自己試著做月餅把甜蜜包進餡中,但每到秋天,心中卻同樣有很多思念。大少選了余光中的〞鄉愁〞來做朗誦比賽的題材,我笑他,你怎麼知道什麼是鄉愁?但其實四海為家的我,早也不知鄉愁為何物了。因為台灣美國香港各住了十幾年,香港居然名正言順地成了我居住最久的地方。那麼,人在此地,應該沒有鄉愁了唄﹗  但當我咬下美麗的月餅,發現香港同胞網上食譜又再一次漏氣時(手工質地沒話說,味道卻非常不行),我懷念台灣,懷念台灣人的純樸和美食和網上書上數不盡的好分享。當我烤好月餅端上桌的那一剎那,我又想念美國,想念美國的爸媽和家人和又美又大的月亮。於是,我的心中有了一個新想法。以前的思念,是一幅這樣的畫︰畫中的我抓著一個氣球,氣球就等於自己心中的夢,而周圍的空氣都是鄉愁。今天的思念,是一幅這樣的畫︰畫中的我抓著一個氣球,氣球繫著遠方的爸媽和家人,而周圍的空氣是我已經完成的夢。雖然我已不知道哪裡是我的家鄉,但還好,氣球還沒放,心也沒有在飄蕩吧﹗

 

鄉愁---余光中

小時侯
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
我在這頭
母親在那頭

長大後
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
我在這頭
新娘在那頭

後來啊
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
我在外頭
母親在裏頭

而現在
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
我在這頭
大陸在那頭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en 的頭像
Ellen

慢活の龍媽

E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